字幕网app 安卓下载

“检查装备!”

“上报各自损耗与失效的项目。”

按照事先训练的计划以及脑海中浮现的莫名经验,当猎队成员聚拢之后,郑清立刻发布了第一条队长令。

与此同时,他从灰布袋里摸出一串纸鹤,抖手甩了出去。

这些纸鹤都是用符箓折叠而成,五红、八青、一白、一黑,一共十五只,可以组成一道简陋的五行八卦防御阵,用作临时营地的守护再合适不过了。

十五只纸鹤扑棱着翅膀倏然没入林中,眨眼便消失不见。一层肉眼可见的金色光罩在五十多米外闪了闪,然后悄然隐去。

“符阵持续时间三个小时,大家都注意着点。”

说着,郑清转头看向萧笑,继续吩咐道:“先释放灯火虫。”

萧笑默默点点头,从腰间解下一个两寸长短,一指粗细竹管,拔出上面的木塞。一蓬米粒大小的光点随着塞子腾空而出,见光而起,落在旁边一条粗大的气根上。只是眨眼间,这些光点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开来,化为一群半透明的灯火虫。

这些经过实验室精心培育的灯火虫不仅仅能以树汁、果浆、露水为生,而且食谱还扩展到了朝霞、月华、乃至生物精气等大量有形无形的能量。在夜间,改良灯火虫能够释放出明亮的光源,每一只可以提供7-10平米的有效照明面积;而在白天,这些小东西也可以作为预警措施,当它们受到惊吓或者察觉附近波动的妖气时,会在瞬间爆发出剧烈的强光与噪音,惊扰不速之客的同时,帮助猎手们提高警惕。

郑清是从希尔达助教手中讨到这些小虫子的。与第一次在临钟湖畔见到的‘变色型’灯火虫相比,他拿到的这批虫子已经经过数代改良,拥有了更敏锐的感官系统以及更广泛的能量收集体系。

为此,年轻的公费生不得不抽出大半个晚上的时间绘制符箓,来帮助唐·阿方索先生完成他某些实验前的准备工作。

雨中安静美少女黄色条纹衫治愈系写真

当然,在宥罪猎队其他人眼中,郑清耗费的这些时间是相当划算的。毕竟,作为‘探测型灯火虫项目’的主要参与者,希尔达助教手中的虫子肯定是市面没有的精品货色。

“如果我们肯花十几二十来枚玉币,也能在格林杂货铺或者流浪吧里掏摸到效果相同的魔法产品。”宥罪的主猎手在一次内部会议室如是说道:“但考虑到猎队的财务状况,我认为用‘时间换金钱’是一笔划得来的交易。”

说到底,还是没钱。

思绪一闪即逝,看着榕树气根上渐渐鼓起肚皮,泛出微光,但仍旧在努力吮吸着树汁的灯火虫们,郑清心底稍安了一些。

“法书检查!”

他抽出自己的法书,翻到扉页,默念了一下提前抄录好的那道小咒语。一道淡青色的光晕从他的法书上荡漾开来,拂过几位年轻巫师,大家的心底顿时镇静了许多。

“静心咒效果显著,咒语威力±10%,无明显损耗。”郑清立刻做出自己的判断。

相应的,其他几个人也纷纷打开法书,实验了各自预留的小咒语。

“有效。”

“正常。”

“无异常。”

“过。”

大家都没有往日的随意与跳脱,一个个显得严肃而又认真。

“符箓检查。”郑清随手从灰布袋里抽出一张标准符箓,仍旧是静心符,释放到萧笑身上。

“效果与咒语差不多,没有明显波动。”博士微微点头。

“药剂呢?”郑清转头看向辛胖子。

“正在做。”胖子不知何时已经盘腿坐在了地上,手边摆着一排插管与试纸,正不断试验那些药剂的效果。那些试纸在药液的侵染下散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,让人望之而眼晕。

“常数呢?”郑清又抬头看了一眼张季信。

“基本重力约0.8g,上下偏差5%。”宥罪的主猎手握着拳,在半空中砸了几下,确定道:“不会影响我们基本行动,而且对许多咒语效果有加成作用。”

“其他的呢?阿伏伽德罗常数、摩尔常数、光速、原子质量、电子磁矩、普朗克常数……其他数据呢?”郑清顿时皱起眉来。

在他看来,如果身处一个新的世界却又对这个世界的基础一无所知,是非常危险与无知的行为。

但他的一番质疑却换来周围一堆诧异的目光。

“我们又不是探索新世界的冒险者。”张季信无奈的耸耸肩:“只是一场新生猎赛,谁会随身带着一座基础常数验证中心……我们之前训练的时候也没学那么多呀!”

郑清皱起的眉头顿时高高挑起。

他寻思了几秒钟,才反应过来——又是那该死的影子,把它闯荡二次元世界带回来的经验一股脑塞进他的判断过程中,让他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糗。

“但现在已经不是新生猎赛了,如果想要活着出去,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基础数据……这对后续的战术安排非常重要。”宥罪的队长勉强点点头,从怀里摸出几张符纸,塞进张季信的手中,补充道:“你去旁边验证一下火球、冰冻、闪电这些基础效果,看看有没有影响。”

宥罪的主猎手接过那沓符箓,呆了呆,最终耸耸肩,老老实实跑到十多米外,开始一张张的验证起来。

旁边,胖子也刚刚做完药剂测试。

“止血、镇痛、麻痹、拔毒等这些基础药剂仍旧有效。”

“祛邪、除魇等偏向精神类的药剂有效性下降明显,但如果加大剂量,应该还能起到相同的效果。”

“总的来说,这个世界意识偏向腐朽,所以针对负面效果的药剂效力都会在一定程度上减弱。”说到这里,胖子似乎想起什么,补充道:“我猜咒语方面应该也有这个偏好。”

“那刚刚的静心咒,还有静心符,是因为偏向中性,所以效果没有衰减吗?”郑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转头看向萧笑:“博士,占卜,选择恰当方案。”

“已经在做了。”萧笑低声回答着。

在他的手边,一朵乳白色的火焰正漂浮在半空中,欢快的打着滚儿。火焰正上方,一块枯黄色的龟甲,正在灵火的烧灼下发出哔哔啵啵的轻微爆炸声,绽开一道道皲裂的痕迹。